在线玩百家乐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开心麻花继续逐梦IPO?

2634
钛媒体 2019-09-07 09:11 抢发第一评

文|深响,作者|吕玥

昨日,市场上传出开心麻花计划赴美上市的消息。尽管这并未得到官方确认,但影视行业已经太久没有好消息了,开心麻花的上市传闻一时间成为一个行业情绪的气口。

在大众看来,沈腾从春晚舞台上的“郝健”成长为票房破百亿的国民级喜剧演员,以及其背后的开心麻花话剧创作团队成为屡出爆款电影的公司,这一路走来似乎相当顺风顺水。机遇、命运将他们送上了一个个风口,他们也在残酷市场中站稳脚跟。

但事实上在整个产业链条中,没有谁比内容创作公司活得更艰辛。即使是笑料,也不得不面对因创作不稳定和观众口味变化而随时变得不好笑的窘境。

“搞喜剧的人,内心都是苦的。”在摘牌新三板、冲刺A股失败之后,开心麻花会他乡借道,顺利逐梦IPO吗?

「从3亿到50亿,开心麻花的成功故事」

在开心麻花创立之前,建筑工程师张晨、《中国商检》杂志社任编辑记者遇凯和话剧导演田有良组成的三人团队最先看上的是做影视这条路。

2003年他们以不足30万元的资金在北京注册了一个名为“北京自由元素影视文化”的影视公司,并拿到了钟墨小说《钻石王老五的艰难爱情》的影视改编权。但没想到的是一场非典让他们的计划全部落空,于是曾因在中戏执导毕业话剧《翠花,上酸菜》而小有名气的田有良准备发挥自身优势,暂时搁置拍影视作品的计划转而开始做话剧。

和如今话剧已成为大众普通娱乐休闲活动不同的是,在2003年时话剧市场几乎全都是国家级选手,民营剧团能否在这一市场中存活并没有多少成功先例。而更重要的是做话剧的成本相当高昂,租剧场、签演员、创作排练都需要资金支持,一旦卖不出票就是铁定要赔钱的状况,但新剧团在前期难卖票也几乎是铁定要发生的事。

“赔了三十场之后,开始有翻盘的机会。”开心麻花创始人陈晨在回忆往事时这样说道。

幸运的是,开心麻花独特的风格和契合当下最热话题的故事很快打开了局面,《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这个话剧也因为何炅和谢娜的加入而备受关注,2003年时连续40场话剧场场爆满。随后开心麻花在几年间又趁热打铁推出了多部原创舞台剧,在开心麻花后来的总裁刘洪涛加入的2010年开心麻花在北京地质礼堂演了210场话剧,这个由年轻人组成、专门给年轻观众表演的话剧团队,凭借一己之力拯救了一个营生困难的老礼堂。

 刘洪涛是个走出传统媒体的60后,他也是开心麻花创始人遇凯的大学师哥。2010年刘洪涛结束记者身份加入开心麻花,成为了总经理。

两年后开心麻花团队迎来了第一个转折点——上春晚。自从2012年原创小品《今天的幸福》在春晚舞台上收获好评后,开心麻花连续四年亮相春晚舞台,“开心麻花”这个名字开始被大众熟知同时也成为国内有一定代表性的喜剧团队。

开心麻花的第二个转折点,也是让其真正成为全国讨论热点的,是2015年国庆档黑马影片《夏洛特烦恼》。这部影片在国庆档收获票房14.4亿,成为院线票房年度总票房第5名,在该片的助推下开心麻花当年营收同比大增154.8%至3.83亿元,实现净利润1.3亿。

 与此同时,《夏洛特烦恼》的热映也助推开心麻花上了一个台阶。2015年12月29日,开心麻花在新三板正式挂牌,在一周内经历两轮定增后其估值从3亿快速增长至50亿,“中国话剧第一股”也正式成为开心麻花的标签。

开心麻花将成熟话剧改编成电影的这一模式,让其产出的爆款内容在剔除运气的影响之后看起来依然有方法论可言。在《夏洛特烦恼》之后,开心麻花接连拿出来的《驴得水》、《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分别获得1。72亿、22。13亿和25。47亿的票房,成为当年口碑票房兼备的大热影片。

在线玩百家乐 2018年,在全民都唱着“燃烧我的卡路里”时,开心麻花营收突破10亿,同比增长17.36%,公司全年舞台剧演出超过2500场,出品制作电影累计票房超过31亿。与此同时,由于沈腾、马丽、艾伦都成长为了知名喜剧人,开心麻花在这一年的艺人经纪收入达到2.92亿元,相比前一年猛增213.83%,从个人来看,沈腾、马丽、艾伦三人分别获得了9249万、7846万、2580万的片酬收入。

但福祸总相倚。在财务数据一片向好的时候,开心麻花的IPO之路并没有多顺利。在新三板挂牌一年半后开心麻花就已开始冲刺A股,但最终仍是以失败告终,撤回了IPO上市申请。

与此同时,开心麻花话剧翻拍电影的方法论开始出现了失效的情况,话剧《李茶的姑妈》改编成电影之后并没有延续曾经的爆款记录,最终票房只有6亿,豆瓣评分仅4.6,成为开心麻花的最低分作品。

「一个行业的成长烦恼」

经历了《西虹市首富》的爆红之后,开心麻花的烦恼开始逐个显现。

在线玩百家乐首先头部艺人的断代是开心麻花目前最明显的问题,一旦没有了沈腾和马丽,开心麻花在大银幕上的喜剧故事就变得不那么好讲。近几年开心麻花明显已经开始以“老带新”模式助推新人出圈,但效果并不明显。沈腾更多的是在开心麻花主控的影片中友情出演配角角色,马丽则是出演多种类型作品,想转型的目标非常明确。而沈腾、马丽和艾伦这三名头部艺人自从2017年就已经开始成立起自己的工作室,一方面可以获取更多资源,另一方面则是能够使其利益最大化。

其次爆款作品难复制对开心麻花来说依然是个无解难题,票房只有6亿的影片《李茶的姑妈》就是开心麻花爆款制造公式失效的典型案例。话剧版《李茶的姑妈》是开心麻花在2016年就推出的作品,不到一年巡演便破300场,从内容看来这个故事也是类似于《羞羞的铁拳》的现实主义题材,但就是没能延续开心麻花的爆款传奇。而这一影片的失败也与开心麻花内容的“套路”化问题逐渐被观众所发现相关,白日做梦、废柴逆袭的故事前期令人捧腹,但后期也容易令人厌烦。

事实上,围绕着艺人和内容的这两大问题是几乎所有影视公司普遍要面对的。捆绑范冰冰的唐德影视在去年巨亏9.27亿,没有了李易峰的欢瑞难以复制出另一部《古剑奇谭》,没有了胡歌和刘诗诗的唐人再也难创《仙剑》和《步步惊心》的辉煌,吴秀波的人设倒塌,让其多部作品的主要出品方新丽传媒最终放弃IPO卖身于阅文集团。影视行业因为对人的高度依赖和产出的都是无实体的文化产品两大特点,导致其走向资本市场时非常艰难,这几家知名的也仅仅是影视行业的一个缩影。

而影视行业公司内部存在的问题还有很多。

国内大部分影视公司都是一年只投资几部作品的“小作坊式”,单一的营收渠道、强波动的营收情况使得每次投入就像一次豪赌,单部影视作品直接影响整个公司当年营收,极好和极坏境况都有可能发生,自我造血能力极差。另外,不同于拥有土地、厂房、机器等重资产的传统公司,影视行业轻资产、以无形资产为重的特性使得公司资产很难识别和评估,而这也是加剧IPO艰难程度的重要原因。

在2007到2017年中,仅有13家影视公司成功IPO。被称为影视行业真正寒冬的2018年则完全紧闭了上市的大门,就连从美股回来的博纳影业也还没有新消息。

“退出通道都关了,还投什么投。”一位文娱领域的投资人告诉「深响」,现在不会去看纯影视内容制作的项目,风险太大。投资的几种退出途径,并购、上市都不顺畅,资本赚不到钱,自然就不会继续跟进,前期失血,后期会更加艰难。

而这些困境恐怕不是换一个资本市场就能解决的。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喜欢这篇
评论一下
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pk10官网 江苏快三 安徽快三 澳门百家乐技巧 澳门国际百家乐 安徽快3 安徽快3 威尼斯百家乐 百家乐技巧 百家乐网址大全